双十一大战的阳谋论:三大电商平台起诉天猫谁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今年的双十一大战和往年可是大有不同,各大电商平台之间最为显著的一次交火,当然要属京东、拼多多、唯品会竟然组成了一支诉讼盟军,已经兵临天猫护城河边。

对此,电商二选一这个由来已久的非良性商业竞争行为毫无疑问就成了这支盟军的突破口,它们合力控诉天猫滥用市场支配地位。

根据相关诉讼材料显示,今年9月12日,京东向北京高院提出申请,请求通知唯品会、拼多多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9月26日,唯品会及拼多多又在同一日向北京高院递交申请,请求以第三人身份加入诉讼。

直到昨天(10月5日)下午,格兰仕起诉天猫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这个话题在各大社交媒体上得到了极速升温之后,成功和京东、拼多多、唯品会组成的这支诉讼盟军在天猫护城河边完成会师。

对于天猫来说,三大电商平台组成的盟军不过只是一场阳谋论而已,它们真正目地只是想通过《反垄断法》《反不正当竞争法》等法律法规规定来作为筹码,向天猫狠狠地敲响市场监管的警钟,迫使天猫在一定程度上不得不做出让步。

首先,很多人知道一个事实,那就是每年的双十一大战过后,天猫的数据战报都是遥遥领先于其他电商平台,也就是说天猫在整个双十一战场上已经足够锋芒毕露。

同时,也有相关媒体认为京东、拼多多、唯品会这支盟军有一个共同之处,它们都属于腾讯公司持股下的电商企业,一起并列于微信九宫格流量入口之处,长期吸收着腾讯公司旗下社交平台的流量给养。

其次,对于相关媒体的上述论证而言,其实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因为京东、拼多多、唯品会背后确实有腾讯公司的持股。

然而,你们大家可都知道腾讯公司在这方面可是有过类似持股案例,比如说虎牙直播和斗鱼直播这两大竞争对手的背后就是腾讯公司分别持股。

因此,京东、拼多多、唯品会这支盟军同属腾讯公司持股并不能作为它们结城下之盟的主要因素,更不是因为腾讯公司的持股而去做出集体控诉天猫的行为。

其实,这个问题的重点还是要回到天猫历届的双十一数据战报上面,基本上每一年都是天猫完成了整个双十一战场上的大半个数据战报,其他电商平台只能瓜分剩下的数据战报。

现在,基本上说到这里的时候,很多人都会恍然大悟,原来这三大电商平台结城下之盟的主要原因还是为了共同的利益,才会去集体控诉天猫存在二选一的非正常商业竞争行为。

至于,天猫到底是否存在这样的非正常商业竞争行为,我们在此也无法做出结论,一切只能等待法院对此案作出后续裁决。

这个时候,我们大家都知道双十一大战已经进入交火阶段,各大电商平台都在积极参战,都想在双十一大战期间收割一份比较满意的数据战报。

对于此刻京东、拼多多、唯品会组成一支诉讼盟军的主要意图还是为了炸开天猫护城河,也就是我们前面所提到它们真正目地只是想通过《反垄断法》《反不正当竞争法》等法律法规规定来作为筹码,向天猫狠狠地敲响市场监管的警钟,迫使天猫在一定程度上不得不做出让步。

如果进一步来讲的话,京东、拼多多、唯品会希望炸开天猫护城河之后,为各自电商平台上面的商家争取到一定的权益,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thebmovierats.com/,电商平台起诉天猫比如就拿这份《关于格兰仕在天猫平台出现搜索异常的声明》来说,自5月28日格兰仕拜访拼多多以来,格兰仕在天猫平台的搜索端陆续出现异常,导致正常销售遭遇严重影响。

由此可见,格兰仕作为一名天猫的商家和拼多多扯上了关系之后,就会遭到天猫平台的一些不公平待遇,最为直接的影响就是失去了天猫的搜索流量。

昨天(11月5日)下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召开“规范网络经营活动行政指导座谈会”,京东、快手、美团、拼多多、苏宁、阿里等20多家平台企业参会。

这次会议指出,近期网络经营活动中存在突出问题,“二选一”“独家交易”行为是《电子商务法》明确规定禁止的行为,同时也违反《反垄断法》《反不正当竞争法》等法律法规规定,既破坏了公平竞争秩序,又损害了消费者权益。

针对上述情况而言,电商二选一已经引起了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的高度重视,可是我们大家是否也应该关注一下到底谁才是电商二选一的真正受害者这个问题呢?

2017年11月,苏宁发文怒怼京东,称京东发明的“二选一”霸权行为和基于此产生挟制商家的系统化手法。

2018年10月11日,淘集集创始人张正平在微信喊话拼多多,“拼多多,请停止你的表演,请停止要求商家二选一,不要再贼喊捉贼! ”

这次,格兰仕起诉天猫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这个案例就足以说明,无论是格兰仕作为天猫商家还是京东商家,或者是拼多多商家,再者是唯品会商家,最终受到流量损失的还是格兰仕这家企业,从而影响电商渠道的正常销售。